怀旧

不是怀念过去的事物。只是怀念那时候的自己。

我特别喜欢读大学时候的我。一身荷尔蒙,和现在一样,喜欢动物,喜欢身体接触,爱哭,爱写日记,爱谈论政治。

大学时候谈恋爱,现在回过头想想,是不是真的很爱对方呢? 好像不是。我只是喜欢那时候在谈恋爱的自己,喜欢那时候的某个状态,也喜欢自己任性的样子。因为我谈恋爱所以我更充满了女子力,好像大家都喜欢我,都喜欢去我的豆瓣留言。这么想想,那些男孩子好像都成了炮灰。

一直到遇上你,遇上你以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

最近这清冷的天气很不错。想起那时候在无锡,也是这样的天气,你等我下课以后去东绛买东西吃。也是这样的天气,我们去看电影,和小瓜一起聊天做饭。

有时候想着想着,因为太喜欢那时候的我们了,就激动地要哭。我活的这么恣意,说哭就哭了。

每个人都很不容易

是每个人。

因为在若有若无中暴露了自己的脆弱和糟糕的情绪,获得了来自周围人们的安慰与治愈。接下来,我又了解了他们的脆弱。

原来每个人都会有走不下去的时候啊。每个人都有过想躲在角落里哭却哭不出来的经历。一个同事说,她曾经深夜想哭,却怕吵醒了熟睡的女儿。另一个朋友说,她被流言蜚语伤害,想一个人静静。

有时候说调节情绪调节心态什么的,感觉根本做不到。调节什么啊调节,只想获得一个又用力用久的拥抱,紧紧抱着我,拍拍我的后背和我说 没事了没事了。

沟通成本太高了

哪怕此时此刻我就坐在办公室里了,我也不知道一会儿怎么面对闹了不愉快的同事。

我一直对外人就是很隐忍的性格,一个是我的教养,一个是我懒得解释。我不想别人稍微哪里不太好我就劈头盖脸抱怨,这样没意思。相比较花时间说事情,我不如自己把事情做了。又或者说我这样有点唯唯诺诺胆小怕事?

此时此刻我觉得心里郁堵,我觉得我想哭,可是却没有一个爆发点。就像是晕车想吐吐不出来一样恶心。

昨晚上躺在床上,李头也睡着了,我就突然吧嗒吧嗒掉眼泪。我觉得我最近的情绪状态不是个好兆头。当年我也是突然走到这个状态然后就辞职了。我好像自己有点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的小说女主的位置上了。但是可笑的是,我把自己推上去了,却不知道怎么下来。我觉得自己特别讨厌,和琼瑶阿姨一样为赋新词强说愁了。

我总觉得出去逛一逛放松下会有帮助,什么调整啊,就是逃避。我就是想逃避,不想干了,想特别恣意地哭一把,然后跑啊叫啊。

每日三省吾身这个特别扯淡,但是却深入骨髓,导致我现在越想越不开心。

我希望我能好起来,正常点。开心点。我特别需要有人和我说  你最可爱了,你特别好,然后紧紧抱着我拍拍我后背。我觉得我随时都能大哭一场。

看了一下紫罗兰的永恒花园

维基百科说

莱丁谢夫特里希国陆军少校。其家族为创国以来便延续下来的古老家族,因此承袭家族传统而成为军人保卫国家。因某一次与兄长会面后的要求下,接收了薇尔莉特并成为她如亲人般的存在。日经月累的相处之下,不知不觉当中爱上了薇尔莉特。但却因其军人身分,时常扼杀与压抑自己的心情,同时也身受将薇尔莉特带上战场的内疚所苦。之后在一场大战潜入中受重伤,在身死交关之时,亲口对薇尔莉特说出了「我爱你」。战后看见了躺在病床上因自己而失去双臂的薇尔莉特,决定暂时离开她,让她能够回到拥有正常人生的生活之中,并拜托挚友霍金斯代为照顾。

那感觉少校没有死啊。还以为女主要和自己老板谈恋爱了啊残念。

话说淘宝都有卖女主全套洋服的了,还挺好看的。以及昨晚上睡觉突然想,咦,好像日本才有说什么少佐大佐的吧,正常都是说少校。果然维基的翻译也是少校啊。

终有一天我们都会离开三次元世界

自己的离开不可怕。别人的离开才可怕。

今天是人日,我却突然想到生死。

大杉涟先生离世了,那么突然。一个这么鲜活的人说走就走。想一想,我现在的爱豆有一天也会和我一样逐渐老去,然后离开。想一想就觉得奇妙。

而有一天,我的家人朋友也会离开我。如果可以,自私地想,我想第一个走,但是好像又放心不下。

这么看来我真是太不幸了。陆宝千说人生有三大不幸,聪明,多情,胸怀大志。我怕是占了后两条。胸怀大志却不得志,真是太糟糕了。我总是爱哭,把自己带入到最深的情感中。

今天上班突然有一些不得不面对的社交。嗓子眼儿一下就感觉非常苦。嗓子里苦,好像在书里读到过,心里郁结就这样。

大年初一,我很爱你

新春快乐。

早上起来验孕,阴性。月经推迟8天,肚子很疼,想哭。

朋友怀了2胎了。而我却疲惫地想哭,一年了,还是没怀上。生气,特别的生气。李诚总说怪我没有好好吃药或者穿少了或者什么。

但我自己清楚,就是病。我没有时间精力总往医院跑,我觉得好烦好累。我好委屈。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了我真的想辞职了我累了我够了我不想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