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活到那一天

广州这几天的天气那么好。就像刚认识你那时候的天气。会喝热奶茶也不长胖的天气。是我还没有担心要不要生孩子要不要工作的天气。

只可惜每年广州这样的天气太短,还未来得及思念那时候的你我。

为了这样的天气,恐怕有一天我要把家搬到无锡,住在蠡湖边,每天早上和你去长广溪遛狗,看看是不是又搬进了有趣的新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