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开了就好

1465967633224

想放假cos日常的D.Va!


现在分割线这么智能了,打一串“–”会自动出现一条浅色分割线耶。昨天觉得特别开心,不单单是游戏打得好,而且觉得是自己在前一日的沟通中吐露了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算是一个解脱。

没有获得Novo信的工作,也不是灰心,只是担心自己从此回不去食品了。

人类所做的大部分努力是为了交配

是高中时候听的这个话,大概就是这么说的。现在想想有点道理,或者是对于我这样俗气的人来说是这样的。
其实买什么泳衣日常cos,从不感兴趣到觉得好看买回家,多半是为了讨好对方。再说玩游戏学跳舞,一是为了培养个爱好,二是为了能让对方觉得我还是特别的,我还挺酷,和一般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是不是太愚蠢了。我如此迫切希望得到一些赞美,就像小时候的自己。努力弹琴学习其实只为了我爸能对我点个头冲我笑笑。跳舞唱歌不单单是为了自己的表现欲,也为了老师的表扬。
从小就这么功利啊。
我不承认自己幼年父爱的缺乏,毕竟叔叔什么也没有少了我,我爸在我长大后也一直尽力弥补。但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迫切再拥有一个对我百依百顺用心爱护的”爸爸”。这么说起来总觉得自己有点变态,而我自知并没有恋父情结。又或者,我现在这样就是恋父情结。这也解释为什么我总会无法控制叫对方”哥哥”或者”爸爸”这样的称呼。
面对自己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就如同面对自己的体重。将自己认为颇为羞耻的内心想法全盘倒出更是让人感觉有些羞愧。男人和女人构造不同想法也相差甚远。相互若能读通,那定是伴侣间的大幸。

怎么说呢

对我来说,非常非常纠结。
过段时间全球销售总监会来我们办公室,然后又开始出现了说华南三地整合办公这样的消息。
此时此刻又知道诺维信在招人。
其实在航运业如此低迷(听说K-Line也要死了) 以及马士基多年来首次亏损的状况,我想转行是必然的。
然而一,不知道是不是该这么转,以及二,我能不能转过去。
Account MNG,虽然不是真的经理,但是我知道做销售,不是简单的活。马士基的销售,个个拿出来都是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唉,那我呢。
这么几年,感觉自己只能做一个销售支持。
很纠结,简历还没有改好。不喜欢被推着走的感觉。

啊好困

老公在着手创业,真棒。一定会成功的。哥哥加油!
每天都这么困可真让人受不了,好像又胖了。
昨天一个同事坐在位置上就睡着了,彻底睡着,真是太可怜了。
V昨天又和我说觉得公司流程越来越不合理了。一条船,从华北开到华南,结果华南就会变成最后一个拿到舱位的,所以最后客人被迫转船啊,没有集装箱啊这样的问题总是在华南。然后华南最可怜,华南的表现还最差。这么说来,最后一环最凄凉啊,好像和老公公司差不多了啊。
每天早上回公司看OW的同人以获得力量,结果我却在萌一对冷门父女组,一口粮都没有啊。。

开心与否是取决于你是否过着想要的生活

那我开不开心呢?
———————————————
我过的日子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说不是自己想要的,多半是因为工作的烦躁。那我还是不够努力。最近总是想和你在一起,一刻都不想分开。每天早上上班眼泪几乎要流下来。
张小姐说我不适合此刻怀孕,看我每天流泪的样子真觉得我要抑郁。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适合在这儿怀孕,我有俗气的想法,但又不想俗气得活着。

这让我感到绝望

确实不是我要的。我也不喜欢。没有晋级的期望,也耽误了我的时间。自己不够努力,又被不好的心情影响。恶性循环带来的是痛苦还是痛苦。绝望这个词用得过不过分?不过分。话也不想说,衣服也不想换。生活里没有让我能够再开心的新鲜地方。
每天无法和你在一起,上班迎合着客户同事关系,委屈了没办法哭泣诉说,在一个完全和大家无关的行业里所以没办法让大家理解我经历了什么。
亲爱的努力在让我开心,但我却又无法开心。想说的话说不出口,不想说却要说。人越大越讨厌越虚伪。做好人但是又委屈了自己。真不知道怎么办。这样一年又一年。受够了。

最近都觉得奇怪

就这么26了,真的没有怀孕。放在我妈这么大,孩子都2岁了。最佳生育年龄就是会这么流失掉,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快自己就越来越害怕。

我弟的绝望其实我能感受,自己一晃这么大却一无是处。越想越难受。一点也不喜欢26,并不开心,也不愉快。我没有过上最想要的生活,我真的如大众一样,为了拿一份钱工作,没有激情,不喜欢,不上进。而工作中总得有另一幅面孔,每天都有委屈,每天总会被当头棒喝,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对这同事还是要笑,还是要写报告。每天话都懒得说。

人类的难过大多是缘于对自己的厌恶。

我越来越讨厌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