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

你习惯了我歇斯底里的自残和突如其来的哭泣。你不再像从前那样抱着我控制我的情绪和我柔软地说话。现在的你已经不那么紧张。还那么冷静,还在与我分析。我惊叫这一定不是你。怎么会是你。